同归谣

残血夕阳,草原一片荒漠萧条之色,天色阴霾沉郁,远观形如鬼魅。乌云滚滚,黛色如墨,混杂着夕阳的暗红,如同干结的血迹。
男子白衣乌发,凤眸凄清,面色惨淡,他身形不稳,右手紧抓胸前衣衫,指缝间露出丝丝猩红之色,难忍喘息与胸中郁结之气,男子压抑的低咳,唇齿指尖溢出血沫,垂目望向脚下郁郁葱葱窜出嫩芽的新绿,眉目间更显落寞之色,神色逐渐茫然恍惚,似见伸手可及之处赫然是思念甚极的身影,眉目间依旧是清冷疏离的神色,却仿若不曾看见自己转身逆行而去。
男子大急,趔趄前行追赶,原本就已战栗不止的双腿禁不住的向前跪倒,他感觉后背如被巨石重击,喉间一紧,郁积的鲜血几欲喷溅而出。身躯又是一阵颤抖,他闷哼一阵,终究支撑不住倒向地面,肋下的伤口被撕裂,白衫更显得狰狞和狼狈。
似是力竭,男子不多做挣扎,颓然的倒在广阔的草原之上,抬头望向前方,那个恍惚间如同海市蜃楼般显现的身影早已消失不见,他嘴角弧线微扬,笑意中满是自嘲与痛楚。抬手伸向方才幻影站立的地方,“阿霄……”呢喃低语,手指微收,似要抓住些什么。明知是虚无,明知是思念至极的幻想,却依旧举目望向前方,等待着那个身影的再次出现。
唇间再次溢出低咳之声,终力气用尽,再也无法忍耐铺天盖地而来的痛楚,无力的将头靠向地面尘土,所有神智都被抽离,眼前的物象满满与眼眶内奔涌而出的水滴融合,以前常常取笑小师弟“男儿有泪易轻弹”,如今自己竟在这肃杀之地暗自如及笄少女般嘤嘤哭泣,意识逐渐恍惚,坠向无尽的黑暗之中。

远处暮色之中,一男子素雅身形驾于骏马之上,他面目静好,玄色衣摆翻飞,左手紧握一柄长剑。
草原广阔无际,凉风萧瑟,此时只独见他一人,天地之间仿佛能听见的声音也只有耳际的马蹄之声和草叶簌簌之声。
陡然神色一敛,目光落向数尺之外的倒地之人,下马趋近,只见男子早已失去意识,白衫褴褛,发丝凌乱,身下的蔓草已被染上猩红之色。伸手将男子翻转,欲探向鼻息,却在见到面容的时候神色大惊。他幽深的瞳孔显出惊惧,手探向男子鼻翼下,感觉到微热气息后放松的叹息,在见到男子肋下深可见骨的狰狞伤口时,神情闪过凌厉杀意。
将处于昏迷却依旧无意识颤抖的男子揽向胸前,手指轻抚他干涩裂开的双唇,眼中杀意骤然消失,满是柔情与凄楚。
“阿棠,你当真狠得下心躲我这么多年……”



原本是听说晚上要计算机能力考试而产生的抑郁之作。。但是写到一半听说改期了,于是心情陡然好了,就此搁笔,择日继续。
写了一千多字,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想要写什么剧情= =我真是疯了,完全没有任何头绪和构架想到什么就写什么。
但是深刻了解自己的品性事绝对不可能写出长篇的,所以基本这篇也会是超级短篇。。。
人物虚构,人设背景都在思考中(谁抽打我?)
本来想写篇同人,后来想还是算了。。。架空比较不会被殴。其实本来想写BG的,但是真的是受不了控制啊,写啊写啊,女主角又化身成为男主角了,摊手,这就是习惯性思维。

14:48 | 随笔杂文 | comments (2) | trackbacks (0) | edit | page top↑
俺靠偷窃发家致富 | top | 销魂的周末,剪残的头发

comments

#
沙发我抢了
早知道就不该告诉你考试推迟了啊,不过俺想了良久,估计乃还是那副鸟样,写写就断点了,不过看看觉得不错,我脑袋里在幻想着乱七八糟的情节,具体咱就不说了,大家心里了解就OK了
加油,下次争取写成长篇的
夏雨さん | 2009/10/19 15:00 | URL [编辑] | page top↑
#
果然有你当年看的那些小说的影子啊。。。。果然书不是白读的啊。。。果然你还是爱那XX的调调啊。。。
zita Yさん | 2009/10/19 19:31 | URL [编辑] | page top↑

post a comment

只对管理员显示

trackbacks

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:
http://yongming330.blog128.fc2blog.us/tb.php/22-327c7d32
引用此文章(FC2博客用户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