同归谣(二)

乔树棠感觉自己平躺在极柔软的床榻之上,周身围绕着熟悉的气味却又什么都忆不起。肋下与胸口皆是一片火辣辣的疼,耳畔传来刻意压低的脚步声,衣袖摆动时的窸窸窣窣以及轻缓的脚步声,这一切竟让自己的心有隐隐作痛的感觉,心中有道不明的感觉,又酸楚又疼痛。
试图睁开双眼,但是却无力撑开承重的眼睑,思及自己倒下之前见到的孟霄的幻想,心中苦楚,昏昏沉沉中竟恍惚见到了初遇的景况。
那年他刚满十五,新帝初登基,为加防西陲,掌握重兵的傅将军广纳贤士与年壮青年,因仰慕将军府骑兵的英挺风姿,满心希望能加入骑兵军。
意愿刚向父亲表明就被耻笑了去,“你这等瘦板身材,肩不能挑,拿起斧子来都摇晃不已,傅将军那般高的眼光,怎会收了你?”
心中不悦但又不能不承认自小只受过礼乐教育的自己确实希望渺茫,直觉不甘心,仍和几个朋友一起报了名。
应招当日,在训练场外等候之际,眼见周围都是已及弱冠年轻气盛的壮硕男子,低头捏捏自己细弱的手臂,不由苦笑,“倒真是来丢人现眼罢了。”
应试的方式很简单,骑兵队中派选了几位年轻将士,若是能接得住他们十招,便可通过。十招,对手是这些久经训练的将士,谈何容易。
乔树棠排在第十七位,前面是自己的同窗好友阮震,阮震转头见乔树棠脸色微白,拳头紧握,知道他心中紧张不已,遂轻拍他的肩膀,“树棠,这么紧张做什么,我们只是来试试运气的,咱俩从没受过武艺训练,输了也是正常,一会打不过就喊停,千万别死撑,知道吗?”
乔树棠点头应允,脸色却依旧微微泛白,阮震心中忍有些许担忧,自己好优的脾性他是知晓的,认死理的性格一会多半又会发作。

这时副将统帅着六名将士走进训练场,军靴与黄土相击竟也能产生这般铮铮声响。应试众人都禁不住打量着他们,这些身着青色军服的将士均不过二十出头,然神色凌然,皆是器宇不凡。
副将扫视众人,朗声说道:“本次的应试若能接下麾下稚将十招,便可加入骑兵队接受训练,众位皆知,傅将军率领的皆是有勇有谋的血性男人,若是得到将军赏识,假以时日必可成大器为圣上征战沙场。”言罢略一挥手,示意应招开始。
乔树棠见第一位应招者走上台去,六名将士中走出一位个子略矮的男子,他手持长棍,这次应招美其名曰是点到为止所以用木棍以免受重创,然长棍质地结实,打下来是结结实实的一棍子。
将士身形几乎未移动,手腕稍稍运力,便将大喝着冲上前来的应招者重重击倒,几乎是被掀翻在地的男子面色怔忡,待反应过来不禁面露尴尬,只一招便将自己打飞出数尺,自然是颜上无光。
狼狈的翻身爬起,眼见对方发丝未乱神色淡然,心中更是愤愤。本以为对方个子矮,自己可以占些便宜,未曾想到竟是这般失颜面。举起手中长棍再次用力击去,那将士举棍相迎,两棍重重交接。应招男子感觉虎口如撕裂般剧痛,十指连着掌心一阵阵火辣辣的酸麻,不过是兵刃相接,况且对方明显并未使出全力,自己竟感到了如此巨大的冲击力。手指力道尽失,棍子划出弧线向场外飞去。兵器都已被夺去,这定然是失败了,男子面露窘色,一言不发走下台。
台下众人无一耻笑他,见其狼狈相仿佛看到了一会自己也会遭受的窘境,众人均被将士凛然之气震慑,甚有人欲弃权离去。
乔树棠也觉气短,果真是自视过高,自己这等无用之辈,竟然也敢来这种地方。看到排在自己前面的人一个个上台,一个个狼狈不堪的掉头离去,心中更是彷徨不定。怔忡之际,阮震手中的武器已被对方击飞,抬眼望向阮震的对手,一个比自己略微年长的少年,似是六人中最为年幼,眉目清俊,目光凛凛,剑眉飞耸入云鬓,未并应是稚气未脱的脸添了几分英气。他手指骨节分明,微微施力握住手中棍棒。
乔树棠紧盯台上少年,心中寂寥,为何年龄相仿,他人已是如此不凡。叹息着走相训练台,安慰性的轻拍迎面而下的阮震,相视苦笑。乔树棠的对手依旧是方才的少年,少年直视他微微拱手,示意让他先行出招,乔树棠心中惶然,脚下步伐与手中动作皆是杂乱无章,双唇紧抿,明知是送死但不得不像少年冲去,少年看着乔树棠绷紧的脸颊,难掩战栗的双手,眼中不经意闪过一丝笑意,手中棍子的力道刻意降了几分,撞向乔树棠的肩部,乔树棠只觉肩膀一阵抽痛,却没有想象中的痛彻心扉,心只对方有所礼让。不敢有所怠慢,努力忽视肩周的酸痛之感,大喝一声挥棍而去。未想连对方衣袖都未曾碰到,腹部又受到了一记重创,闷哼出声,背部微微蜷缩,感觉胸口气血翻涌。紧咬牙关,强自忍住,瞧见少年依旧气息不乱,更觉抑郁。
少年心知他绝过不了十招,见他明明疼痛难忍,犹自强撑,不免有些怜悯,意欲早些结束比试,也让其少受几分折难。手中力道加重再次将乔树棠打出几尺远。
乔树棠咬牙战栗起身,脚步趔趄,觉得五脏六腑竟似被翻搅成一团,喉头涌上一阵腥甜,身形愈加摇晃不稳,心中默念,还剩三招,还剩三招,举棍竟又欲冲向前去,少年神色微惊,未曾想过乔树棠竟有这般意念,不禁起了欣赏之意。
“不错,受如此重创还竭力爬起,这等毅力倒也值得夸赞。”台下骤然响起了沉稳男子之声,众人皆望去,讶异见到竟是不知何时来观试的傅将军。傅将军身着军甲,额迹宽广,如篆如刻,满身凛然正气。
竟能受到傅将军赏识,众人面露异色,心中了然,即便后面三招不过,乔树棠也定然能被选中。
乔树棠僵直恍惚,视线落向已落座的傅将军,未发觉身前少年面露微微笑意。



我又废柴了。。。我要写小白言情文的,为毛会变成这样子= =
搞基不成竟然写的半言情半武侠不伦不类。。我还是等妈妈叫我回家吃饭吧
边看宫心计边写的,脑子处于缺氧浆糊状态
童鞋们,拍砖请顾及本人年迈的身体

15:49 | 随笔杂文 | comments (4) | trackbacks (0) | edit | page top↑
此恨不关风月 | top | 俺靠偷窃发家致富

comments

#
基本基调8错~~快点写下去!!!!!!
爷萧瑟さん | 2009/10/22 18:49 | URL [编辑] | page top↑
#
我一向护短的。。。赖里头儿子司告好。。。所以加油!!!!
zita Yさん | 2009/10/22 19:12 | URL [编辑] | page top↑
#
你果然写着写着就向S方向跑了==|||
不错 继续~
打打杀杀的少点 单独S的多点好了~嘿嘿~~
鱼头さん | 2009/10/22 22:37 | URL [编辑] | page top↑
#
温婉,温婉,温婉,温婉,温婉,温婉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MAETER Lさん | 2009/10/23 16:36 | URL [编辑] | page top↑

post a comment

只对管理员显示

trackbacks

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:
http://yongming330.blog128.fc2blog.us/tb.php/24-f0700971
引用此文章(FC2博客用户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