桂花香散,吴雨蒙蒙

今天骤然间察觉宿舍楼下的桂花已经全部凋谢了,泥土上还看得见星星点点的暗黄,有些遗憾,在花开之际,每日都嚷着要折下几支放在书桌上,却一直没忍心将桂花树本就孱弱的枝桠折断。如今倒是有些许悔意,若不在花开到荼靡之时尽力赏玩,似乎有些愧对这芳香了。
早晨很早就起床了,收拾妥当前往车站,出门看见茫茫大雾时有些愣神,自从上了大学,不若过去起的那般早了,好像也很少见到雾气了。
父亲路上猜测道,不知班次会不会因为大雾而晚点,一语成箴,对着紧闭的售票窗口排成长龙的人群无力叹气。
六点四十五,当腿都已酸软的时候,终于坐上了开回学校的车,路上依旧是雾气浓重,司机的脾气似乎也因着这“坏气候”而显得有些暴躁,不以为意,我倒着实喜欢这样雾意弥散的清晨,高中时骑着脚踏车在可见度极低的公路上穿梭,镜片上发丝上都染上了失意,若是气温稍暖,这便是极舒适的。
毫无意外的上课迟到了,和HY从后门偷溜进去,坐在教室最后的小角落,期盼所有人都不会注意到后排多出的两个身影。
今天一天课很少,在宿舍发呆上网,无非就是这样。
下午外面天倏地一亮,随即伴着轰隆的雷声和急骤的雨滴。每次电闪雷鸣总听见女生的尖锐叫声,撇嘴不屑,从小就不怕打雷闪电,也许是母亲从未讲过雷公抓人的故事来吓我,所以觉得除了动静很大外,这和雾气一样,只是自然现象罢了。
朋友说,那些尖叫的女孩子其实也没有几个是真正被雷吓到了,只是觉得理应这么做而已。我觉得这话说的还是有几分道理的,虽不至于人人如此,但大部分的女子都希望在人前表现出自己的女性气质,而自古,女子似乎就一直与纤细、胆小、温婉等词联在一起。所有女孩子都热衷于穿衣打扮,所以改了不修边幅的毛病,所有女孩子都胆小怕虫,所以看到虫时也要象征性的惊恐尖叫。随大众不突兀有时倒也没什么不好,锋芒毕露反倒易树敌。
才刚到学校一天就想着要回家,倒不是真的多厌恶这个学校,只是觉得这里虽然也是苏州大市内,却无论风俗还是民情,都少了姑苏应有的一份婉约,其实很不喜欢听常熟话,用女子清凌嗓音念着都显得太过聒噪和硬朗,吴侬软语在我心目中从来不该是这样。所以很疲倦,也不知晓什么时候开始,听到发音纯正的苏州话都会有一种他乡遇故知的感觉。
今天几个大一的女生叫我学姐,有点心惊肉跳的感觉,这个词好像无论从哪里看都不适合我,含糊应了转身逃回宿舍。以前看日剧,很向往可以整日把学长前辈这样的词挂在嘴边,现在却听着为什么会有很颤抖的感觉?
于是,发现又是通篇的废话,决定去洗手剥桔子,西山桔子最高!!

21:41 | 生活琐记 | comments (0) | trackbacks (0) | edit | page top↑
没有成为败家子的资格 | top | 败家基因又在蠢蠢欲动

comments

post a comment

只对管理员显示

trackbacks

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:
http://yongming330.blog128.fc2blog.us/tb.php/32-2d0009c5
引用此文章(FC2博客用户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