救赎——LF同人,R18,大雷,慎入

男人坐在地板上背靠向墙壁,指尖深陷入掌心,十指已然泛白。拿起手机按下几个字又用力删除,虽然又再次输入,反复了数次,心中憋屈的怨气逐渐升温抬手欲将手机砸向墙壁,却又似想起了什么,手臂颓然放下。
“这是我和他唯一的媒介了吧,没了就真的结束了。”男人将脸埋进膝间,喃喃低语,“及川宗佑,你有点骨气吧。又不是世界末日。”说完自嘲的一笑,果然连自己都说服不了。
单调的和弦铃声蓦然想起,宗佑猝不及防甚至显得有些不知所措,看向来电显示,严重有着极度的狂喜虽然又突然双眼紧闭似乎在隐忍着莫大的痛苦,铃声持续不停地想着,宗佑突然想起以前美知留开玩笑的告诉他,喜欢用这种铃声的男人都是认死理的人,一旦认定了就绝对不会放手。“这时候怎么会突然想起她……”
如同聚集了无数决心一般用力按下接听键,“喂喂?”
对方一片静默,“小武?”宗佑呢喃,语气有着妥协却也带有一贯的强硬。
“……我一会来见你。”小武说完这句立刻挂了电话。
嘴角突然扬起笑意,宗佑看向手表,“在我妥协之前你到底还是认输了。”

“你到底想要怎么样?”小武从进门起就一直维持目光低垂的状态,冷淡的发问。
宗佑心中渐渐燃起怒意,有硬生生的将其压下,冷静,粗暴只会将他越推越远,漾起一丝笑,“我以为你是想见我才来的。”
小武抬头瞪向宗佑,刻意压低了嗓音,“对,是我要来见你,但不是想见你,是要和你把所有事情了结。想要对我怎么样随你高兴,哪怕再向上次那样让我断上几根肋骨也无所谓,但是请求你放了她们。”
心底努力绷紧的那根弦啪的一声崩裂,宗佑猛然站立起来,双拳紧握,无法隐忍的说道“放了她们?我以为你早就明白了,束缚她们的不是我,是你,只要你还在想着她们,还不愿意来我这儿,她们就会永远因为你而被束缚着,我不管你爱的是哪一个,我希望看到的结局只有一个。”
小武起身向玄关快步走去,其实更多得是逃跑的意味,“看来我们无法沟通。”他知道宗佑冲动时无法控制自己的怒气,而且他也早已注意到了宗佑眼底势在必得的欲望。虽然不甘心,但是他的确不敢直视那双墨色的眼眸。
宗佑几步紧追,用力抓住小武的手臂,这男人似乎比上次见更清瘦了,明明也是一副需要保护的身躯却妄图想要保护别人。一想到他拼命守护他们的样子,宗佑的冲动又燃起了几分,“你不是来谈判的吗,这么惊不起激?”
“那是因为你实在无法沟通!”试图挣开手臂的束缚,不得不无奈的承认即便都是男人,力量的差距确实无法不让他自卑。
宗佑看着他绝望的困兽之斗,维持最后的理智,声音嘶哑的问:“你当真不愿意留在这里?”
小武看向他,眼神里满是决绝。
“很好,非常好。”宗佑用力将他拖回客厅,甩向沙发,见小武挣扎着起身,宗佑将膝盖猛力撞向小武腹部,小武吃痛的低哼一声,蜷缩起身子紧捂腹部,突然有点后悔独自送上门来,明明知道这男人的强势。
宗佑捏住小武的双颊,五指紧收,小武被迫张开嘴,难以克制的宗佑狠狠吻像身下被禁锢的男人,舌探向微张的唇间,感觉身下的人厌恶的试图合起双唇,手指加重了力道,在小武原本就极白皙的脸上印下了几道鲜明的白痕,原本的吮吻改为轻咬。
小武一阵战栗,这个男人疯了,他绝望的想,明明知道是徒然还是尽力的扭动挣扎,嘴里含糊不清的怒吼,“唔……你疯了!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!”
宗佑将舌在小武嘴里一阵肆虐,“你难道不知道这时候的反抗会让男人更加兴奋吗?”另一只空闲的手探向了小武的腰带,熟练的解开扣子,满意的看到身下的人眼里的惊惧加重了几分,用力把小武的双手扯到头顶,用腰带狠狠地束缚了起来。
小武绝望的闭起双眼,感觉宗佑利落的褪下自己的裤子,不愿意睁眼看到自己的一片狼藉,身体却禁不住的一片战栗,下体被宗佑一把握住,羞耻的感觉到自己竟然起了反应,想要将欲望压下,无果。讽刺的笑了一下,男人真是悲哀的下半身动物,这种屈辱的情况下还能感觉的快感。
“你在笑什么,是想通了不再抵抗我吗?”宗佑有些困惑的看向小武嘴角的一抹笑意,得不到回应后微怒的咬向小武胸前敏感的突起,满意的看到他一阵抽搐。
宗佑牙关微微用力,感觉突起渐渐挺立,略带得意的神色扫视小武,手加重了力度,掌心的灼热微微跳动,逐渐变得粗壮起来。猛的一把握紧,感觉身下的人如雷击般弹跳起来,宗佑反应极度迅速的用手肘重烈的撞击了小武微微上弓的胸膛,小武再次吃痛的低声呻吟,这声音传入宗佑二中倒成了鼓励的乐音。
手指探向小武隐秘之处,指尖微微曲起,试图扩张领地,一片炙热温软的触感似乎快将手指融化。指甲轻轻抠起内壁,小武溢出一阵痛苦的呻吟,而后醒觉,屈辱的抿紧双唇。他已经不再挣扎,因为已然明了只是浪费体力罢了,右腿颓然的垂在沙发一侧。
宗佑一把扯住小武的头发,小武的头被拉起少许,宗佑顺势再次封住了小武微微颤抖的唇,在意乱情迷的人眼中,微启的发抖的红唇倒更像是一种邀约。手松开了对小武下身的蹂躏,转而为自己解开下身衣着的束缚。
小武的灼热重新暴露在湿冷的空气下,解脱般的叹息,同时也感觉一阵空虚。蓦地身子再次战栗,感觉到下体被灼热的物体慢慢扩张,自然明白那是什么,嘴里怒吼:“你这个变态,你这个疯子,你不是爱美知留吗,你这算什么,你大可以打我一顿或者干脆把我打死,但是为什么要做这么让人作呕的事情。”
宗佑充耳不闻,身下依旧努力挺进,那灼热的触感早已令他失去了神志,明明听见了小武抽痛的闷哼声,明明心底蓦然起了怜惜之情却停不下侵犯的行径。
感觉有温热的液体从接合处流出,宗佑眼底有丝痛惜,为什么每次都会以伤害他作为终结。宗佑双手撑在小武的头两侧,居高临下的看着小武痛苦与绯红交织的脸,看着小武眼底的盛满屈辱到被情欲慢慢冲淡,最后等缓过神来后继续屈辱的忍耐着。
这种眼神反而进一步激起了宗佑的征服欲。
身下保持缓慢挺进的节奏,额前的发丝被汗水沾湿,手指将小武额前湿漉漉的发丝拨开,指尖轻轻滑过小武的额迹、鼻尖、嘴唇。身下的人痛的已然微微失去了意识,自己却无法停下步伐,逐渐加强了节奏接受一波接一波的快感。

宗佑盯着抱膝坐在沙发上的人,努力想要无视他眼底的雾气以及沙发上点点殷红,果然又变成这样了,自己这种冲动型人格障碍,手扯着头发,有些无奈和愤愤。
伸手想要触及小武的肩膀,终究无力的低垂。转身走向厨房,装作忙碌的泡咖啡,侧耳听着外面的动静,却没有如料想中听到开门离开的声音,焦躁的煮好咖啡,终究忍不住走出去一探究竟,累极的男人已经靠在沙发上双眼紧闭似乎进入了梦境。“这种情况下还睡的着啊。”宗佑低语。
悄悄走近,抚着又回到苍白色调的脸颊,禁不住在额角落下一个小心翼翼的吻,转头继续走向厨房。
浅眠的男人睁开双眼,眼底的雾气未散,转头望向厨房故作忙碌的男人的背影,再次闭上双眼,“我已经不明白你的真实想法了,当然,也不明白我自己。”




冒着必死的心情发了= =明知道写的很呕,还是舍不得删了。。好歹也浪费了我一个多小时

想把宗佑写的很鬼畜很S,可是又不忍心S小武,于是就产生了现在这个不够S不够腹黑不够鬼畜有点废柴有点无力的手撕鸡

纯粹NC之作,硬把这两个男人莫名其妙的凑在一起。我会被手撕鸡杀了的望天

说是R18,但是貌似只是本人一厢情愿的想法,被友人讽刺顶多R15,再次望天,这是在迂回的告诉我,我8CJ的成分还不够吗

请认识本人的勿通知家长,以免引发血光之灾

12:43 | 随笔杂文 | comments (4) | trackbacks (0) | edit | page top↑
月小森攻略完毕,暗荣乃果然够狠 | top | 缅怀我终将腐朽的青春

comments

#
拍手 。。。跺脚 。。。泪流。。。
亲爱的乃真强大!!!乃有出息了。。。我等着看后续之作。。。哦哦哦。。。
最后在表扬下 以此激励乃!!!送花
zita Yさん | 2009/10/03 21:21 | URL [编辑] | page top↑
#
乃。。。。

大拇指………………
MAETER Lさん | 2009/10/04 12:19 | URL [编辑] | page top↑
#
乃强大了哇,乃啊……
さん | 2009/10/05 23:27 | URL [编辑] | page top↑
#
你……你……
片片さん | 2010/01/08 13:55 | URL [编辑] | page top↑

post a comment

只对管理员显示

trackbacks

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:
http://yongming330.blog128.fc2blog.us/tb.php/9-076f8d46
引用此文章(FC2博客用户)